第98章 乱战Reens.

文 / 熙哥
本章字数:6770 总裁别太坏txt下载

“之辰,我不想吵架!”

薛乔在这最后的几分钟之内她不想和顾之辰有什么争执,她只想好好的和顾之辰说几句话。平心静气的说。

“乔乔,给我个机会!我对你的心你不会不知道!”

纵使薛乔不想提这些事情,但是顾之辰他不知道这是薛乔要出国前最后的谈话了。他只是想和薛乔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

薛乔知道他顾之辰的心,所有薛乔才不能洒脱的走,她还要见顾之辰这一面。她知道顾之辰的心,所以她才想要出国,她无法面对自己想原谅却没办法原谅的心。

“之辰,我需要时间,我们先不要说这个了好嘛?说说欣欣和顾雨吧!顾雨到底是想什么时候给欣欣正式的补一个表白啊!”

薛乔强行换了话题,顾之辰没有办法,他只好顺着薛乔的意思往下说。因为,顾之辰也不想两个人再次闹僵,顾之辰知道如果他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薛乔可能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毕竟,薛乔现在肯见他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顾雨这个傻小子,一直在计划!但是都提不到日程上来,他现在可是顾氏集团的掌门人,刚刚东山再起的顾氏集团让他抽不开身。”

薛乔对着顾之辰使了一个眼色。什么叫抽不开身?说白了其实还是没有计划好,要是真的计划好了,他堂堂的顾氏集团总裁执行起来有那么困难嘛?薛乔不服气。

“顾雨真的是忙不开,他对胡欣欣怎么样,你这个闺蜜难道还不放心吗?”

顾之辰当然是要向着顾雨讲话,他不可能为自己的弟弟平反。但是听到这话薛乔一个冷笑飞给了顾之辰。

薛乔想着,如果说对胡欣欣好胡欣欣就能过得踏实的话,那他顾之辰也对薛乔很好不是嘛?到头来还是一场骗局,即使是善意的谎言,这个薛乔是知道的,但是五年多了,有哪一个女人可以过得去自己的这道坎。

“你就为你弟弟说好话吧!反正我们欣欣这边我会严格把关的!”

顾之辰才不信薛乔能控制住胡欣欣呢,胡欣欣要是想和顾雨在一起,不可能因为一个还没有兑现的仪式就听薛乔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好像在病房里展开的了一场辩论赛。薛乔站在胡欣欣的立场上为胡欣欣争夺应有的权益,顾之辰站在顾雨的角度上说服薛乔不要乱想。

这个样子的顾之辰和薛乔听起来貌似有些搞笑,又或者有些心酸。但是,这是薛乔临走之前能做到的最好的状态了。

“顾大总裁,你先去吃饭吧!乔乔这边我来就行!”

胡欣欣在门外盯着手上的手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推门进去,假借让顾之辰去吃饭的名义让顾之辰离开。

顾之辰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每一个人都对他闭口不谈薛乔要离开的事情,即便是林诚。因为林诚知道,这可能是为了双方都好的最合适的方式。

“好!那麻烦你了!”

顾之辰还是以一个丈夫的姿态去对胡欣欣说麻烦她照顾薛乔了,虽然婚礼没有完成,两个人的证可不是白领的,薛乔是跑不掉的。顾之辰和薛乔说了一下,自己就出了病房去吃饭了。

趁着这个时候,胡欣欣帮薛乔逃走了。早就收拾好的衣服和东西,早就在顾雨为胡欣欣买的车子里面。胡欣欣开车把薛乔送到机场,看着薛乔一步一步地走过安检。

只有胡欣欣来送薛乔,没有别人。林清苑和薛彤彤母女俩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薛乔也不想告诉。而,顾雨,就像顾之辰所说的,特别的忙,无法抽身。林诚,在顾之辰不在集团的日子里,集团的运作顾之辰全都交给了林诚。所以,此行,只有胡欣欣独自看着薛乔离开。

胡欣欣的眼睛一直跟随着薛乔在人群中显露出的脑袋,看着薛乔一步步地向前走去直至自己看不到。薛乔没有回头,只是在临进安检的时候给了胡欣欣一个意味深长的拥抱。

薛乔走了,胡欣欣转身间泪目。胡欣欣舍不得薛乔离开,但是她知道如果薛乔不走,留下来的薛乔可能会更不容易。而且,弟弟也在国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能让薛乔留下来。

可是,想到薛乔和顾之辰这么多年的不容易,胡欣欣也觉得可惜了。胡欣欣在心里默念着让薛乔赶紧找到弟弟赶紧回来,虽然她不知道薛乔到底会不会回来。

“喂!顾雨!乔乔已经送走了!我不想回家,想去找你!”

顾雨的秘书把顾雨的手机递给顾雨,一看是胡欣欣,正在审批文件的顾雨毫不犹豫的就接了。听到胡欣欣说道想他在身边的时候,顾雨连忙让秘书把这些事情都往后推,推到晚上也没关系。见缝插针也要在这个时候见一面胡欣欣。因为胡欣欣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男人宽厚的肩膀和温暖的拥抱,自己的最好的朋友出国了,前路不知如何让她担心。最好的朋友出国了,她在这个城市里面最亲的除了父母也就只有顾雨了。

“那你在机场等一下,我派人去接你!别乱跑!”

胡欣欣才不要在机场等着顾雨派去的司机呢,这一来一回就是两倍的时间,她想要最短的时间呢最快的见到顾雨。所以,胡欣欣回绝了。因为自己开车慢,所以她让顾雨安排人来把她的车开到家门口,然后自己打车去顾氏集团。

“好吧!那你小心点,我去买点吃的在办公室等着你!”

能让顾雨这个顾氏集团的现任总裁,自己亲自下去买了东西拎上来的,恐怕也就只有胡欣欣了。试问这种总裁亲自打包东西的场景有谁能在平时看到,也就是胡欣欣要去顾氏集团才会让顾氏集团的员工开这个眼。

“师傅,麻烦顾氏集团!”

胡欣欣站在机场门口,也不知道是今天幸运还是命好,很快就搭上了计程车。她告诉了师傅自己要去的目的地,然后全程都再没有说过话。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看着这一路的风景,赶着送薛乔的时候她都没有仔细去观赏。但是现在返回的时候她有时间观赏了,却好像索然无味了。因为,自己孤身一人。

“顾总,胡小姐来了!”

顾雨的秘书敲了敲顾雨办公室的门,告诉顾雨胡欣欣已经到了。听了顾雨的回复,秘书赶紧把胡欣欣请到了顾雨的办公室里面。胡欣欣礼貌的对秘书道了声谢,虽然在身份上没什么必要,但是在一个人应有的素质上胡欣欣是必须的。

“抱抱吧!”

胡欣欣走进了顾雨的办公室,把顾雨办公室的门关好转身,就看到顾雨张开了他的双手站在办公桌的一旁。顾雨太了解胡欣欣,他知道胡欣欣想哭,他需要做的就是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胡欣欣径直地走向了顾雨,双手穿过顾雨的双臂到了他的后背,紧紧地抱住顾雨。十分钟之内,两个人一直都是这个姿势没有改变过。拥抱在一起以后,顾雨什么都没有问,他也没有什么必要去问,他知道胡欣欣想要一段时间的安静。胡欣欣当然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她抱着顾雨默默的流下了眼泪。胡欣欣的眼泪打湿了顾雨的白衬衫。

“你看,我这怕是都要拧出水来了!”

顾雨揪起自己肩头的白衬衫,对着正在擦眼泪的胡欣欣说。胡欣欣对着顾雨理直气壮地告诉顾雨反正最后都是她洗,她愿意。

顾雨抬手帮胡欣欣擦了擦眼泪,然后带着胡欣欣到沙发前坐下。顾雨摆出了从外面买回来的东西,然让胡欣欣慢慢吃。结果,该来的还是要来,胡欣欣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胡欣欣!我回来以后护士为什么说乔乔出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之辰非常的焦急,他恨不得不用听胡欣欣的回答自己就知道薛乔去了哪里。胡欣欣囫囵吞枣一般把刚刚填进嘴巴里面的东西咽了下去。

“之辰!你先别急!你听我慢慢跟你说!乔乔出国了!”

出国了?出国了!顾之辰愣住了,为什么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薛乔,接着就出国了?他不能接受,更无法理解。他让胡欣欣把薛乔还给他,他要知道薛乔在哪里!

“喂!哥!你先冷静一下!先别对着欣欣发脾气!”

顾雨听到顾之辰开始动怒的话语,他开始护短了。身为一个男人,面前这个女人的男朋友,他绝对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男人随便地来凶胡欣欣,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不行。

但是顾雨这一插话,让顾之辰更加生气了。原来顾雨和胡欣欣在一起,也就是说顾雨也知道这件事了?

“你和胡欣欣在一起?你们俩为什么会在一起?乔乔出国这件事情你也知道是吗?”

顾之辰的声音响彻整个医院病房的走廊内,让经过的护士忍不住提醒顾之辰打电话声音小一些。顾之辰看了那个护士一眼他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哪还管什么护士警不警告啊,他要找到薛乔才是最重要的。

“哥!我是知道,但是这个事情”

顾雨还没有把话说完,顾之辰就打断了他。

“乔乔在哪?她到底去了哪?”

从电话那边传过来的是顾之辰不停询问的声音,顾之辰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能顾之辰永远都想不到薛乔会用选择出国而离开他吧,没有了薛乔在自己身边顾之辰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他痛!心痛!

“之辰!乔乔不希望我们告诉你,她是出国了,但是她求大家都不要告诉你。所以,一直以来大家都瞒着你。不让你知道,我们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你相信我,对于薛乔我们劝了无数次,她决定出国没人能说服成功的。”

胡欣欣是女生要比顾雨观察的仔细,她很清楚的听到了顾之辰哭泣的声音。听到这种声音,胡欣欣知道顾之辰会安静一段时间,趁此解释最好不过。

“行!我知道了!”

胡欣欣刚想安慰顾之辰几句,想说几句不太着实际的话,顾之辰就抢在胡欣欣前面挂断了电话。顾之辰蹲在医院走廊的一个墙角,他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默默地泄愤。

“顾雨!别吃了!赶紧去医院找找你哥!”

胡欣欣夺了顾雨从饭盒中刚刚取出的鸡腿,眼看就要放到嘴边,胡欣欣做了程咬金。顾雨问薛乔为什么要去医院找他哥哥,而胡欣欣告诉顾雨是因为怕出事。顾雨猛的反应过来,让胡欣欣在办公室等他的消息。然后冲出了顾氏集团的大楼,开车去了医院。在这期间,顾雨在车上联系了自己的秘书,让秘书把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就算再对公司有利,挣钱再多他都要推了。

“是,顾总!”

顾雨是一个懂得轻重缓急的人,在这两个选项面前,他当然选择先处理好家里面的事情。

秘书的职责就是安安稳稳地听自己上司的安排并且执行,这一点顾雨的秘书做的特别好,顾雨说什么她都应着然后硬着头皮给每一个公司回拨电话,告诉他们顾雨临时出了状况。

今天就见面需要延后。

顾雨到了医院大门的时候,正好看见顾之辰拖着自己狼狈的身躯低着头要走出医院的大门。顾雨连忙叫住了顾之辰。

“哥!”

顾雨的声音没有太大,但也没有太小,足够能让顾之辰听见。他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哥叫住了顾之辰。顾之辰抬头看了看顾雨,站在原地停止了脚步。顾雨迅速走到顾之辰的面前,胳膊搭在顾之辰的肩膀上准备要安慰顾之辰。

“什么都别说了,陪我去喝两杯吧!”

顾之辰让顾雨陪着他一起去喝酒,这大白天的,顾雨本是要请示一下胡欣欣的意思的,因为胡欣欣一直记得顾雨喝醉了酒对她乱来那天,胡欣欣从和顾雨在一起的那天起就和顾雨约法三章不许乱喝酒。

可是刚刚顾雨冲出来的时候,胡欣欣就料到像顾之辰这种男人解愁是一定要喝酒的。所以胡欣欣早就下了免死金牌,今天陪着顾之辰喝酒不需要请示,不算违规。

“走!哥!你想去哪一个?”

顾雨和顾之辰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出了医院。顾雨问顾之辰想要去哪一个酒吧,毕竟顾之辰的愁,让他自己选择一个喜欢的地方虽然不会让这愁解除,但是不会让它加剧。

顾之辰告诉了顾雨一个地址,顾雨把已经四肢无力的顾之辰放到了副驾驶座然后开车到了酒吧。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顾之辰拿着啤酒瓶要和顾雨碰杯,顾雨拿起自己的啤酒瓶清脆地碰在了顾之辰的酒瓶上面并告诉顾之辰还有林诚也知道!

“林诚?林诚是不是疯了?他怎么也在里面?”

顾之辰还没有询问顾雨薛乔离开的原因,所以他还不知道薛乔出国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什么,也就不会猜到有林诚这个人的出现。

“之前呢,林诚来跟我说薛乔的弟弟薛魏舟在国外已经找到了但是因为被发现了,所以还没来得及沟通人就不见了。林诚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正好被薛乔听到,她便决定要在出院那天接着出国寻找自己的弟弟。”

顾雨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给顾之辰讲了一遍,顾之辰这才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顾之辰趴在了酒吧吧台上,他趴着笑了,是那种嘲讽的笑。此时此刻他不想打电话过去臭骂一顿林诚,他顾之辰清楚的很,若是想要亲自找弟弟也无需自己一个人出国。但是薛乔既然如此选择了,在被隐瞒的人身上作出的选择就只能是接受。

他顾之辰接受,他努力不去想薛乔,努力不去打扰薛乔这太难了,他感觉自己做不到。做不到又有什么办法呢,做不到也要强迫自己。

“但是你放心,林诚他哥哥明天就会出发去找薛乔。”

顾雨告诉顾之辰薛乔和林诚做的约定是林诚哥哥过去帮薛乔调理身子直至薛乔完全康复,否则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听到这句话,本来还担心的顾之辰脸色开始有些缓和,他本就担心薛乔的身体,这样最好不过了,而且有个人照应他也能放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更大的晴天霹雳从天而降。林诚给顾之辰打电话,告诉顾之辰顾行风被放出来了。

“顾总,收到消息说顾行风被放出来了?”

私藏枪支这种事情也能这么快就被放出来?顾之辰感觉不对。这顾行风一定是又耍了什么手段才能出来的。

“查到为什么了嘛?”

顾之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他无奈着问着林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诚告诉他是一个跨国公司的总裁帮顾行风办妥的。

跨国公司的总裁?顾行风什么时候还认识这种人物了?难道是在国外认识的?可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啊,这顾行风在国外不胡作非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人模狗样的去认识这样的人物呢?

“他们两个什么关系?”

顾之辰察觉到这其中必定有蹊跷,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顾行风在国外的女人一定和这个跨国公司的总裁有关系。

果不其然,林诚告诉顾之辰顾行风在国外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他顾行风的这个女朋友就是这家跨国公司的千金。出了事情以后,顾行风就早早的联系上了这个千金大小姐甄允儿,让甄允儿来救他。但是这个甄允儿也是有情有义,虽然知道顾行风是来找自己之前的情敌报仇的也还是决定拉顾行风一把。

“看这样,这千金大小姐甄允儿是真的爱顾行风啊!”

顾之辰不禁感叹了一把,就连顾之辰旁边的顾雨也摇摇头叹了叹气。

顾之辰让林诚继续讲后续,林诚又是一顿滔滔不绝,顾之辰隐约感觉到又有一场恶战了。

而这一次能不能打胜仗他不知道了,因为薛乔离开了,因为顾行风有了更强大的后盾。

而这最可怕的就是顾行风竟然在被放出来没多久就和甄允儿求婚了。

顾行风拿着当初出国顾远给自己的仅剩的一点点钱去到了珠宝店,用了全部的钱买了一个符合甄允儿身份的大钻戒。

根本没有什么精心设计,顾行风只是在回家的路上顺便在路过的花店中用自己口袋的零钱买了一束玫瑰花。推开家门,顾行风一个箭步就到了正在沙发看电视剧的甄允儿的面前。顾行风把花献给了甄允儿,单膝跪地说着没有准备过的,临场发挥的求婚稿。

“允儿,当初在国外看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瞬间吸引住。随后开始追求你,直至你答应我,和我在一起。这次我回国出事你也是不远万里的回来为我处理,还惊动了董事长他老人家。我才真正的看清这一切。如果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在我面前为我不顾一切的付出,我要是再不好好珍惜的话我就真的不是男人了。允儿,嫁给我吧!”

甄允儿看着面前这个单膝跪地的男人,手捧的是便宜的鲜花,戒指其实也不是那么精致。但是,她甄允儿喜欢这个男人,她就要接受这个男人的所有,她不会因为这个男人穷而放弃。她有个顾行风同甘共苦的决心,也做好了要为这个男人约会做家务的准备。

甄允儿把顾行风拉起来坐到了沙发上,告诉顾行风她愿意。顾行风乐开了花,他就知道这一场赌局他绝对会赢。他拿着所有的钱去买一个钻戒就是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东西。顾行风拿出了戒指盒中的钻戒给甄允儿带到了手上。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但是,她甄允儿可是跨国集团的唯一的千金,他的父亲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顾行风这个男人。

“我可以因为我女儿的请求而帮你逃脱罪名,但是绝不可能让你进我们甄家!你不是我的女婿人选!没有才华,而且假的很!你走吧!”

甄允儿带着顾行风进去了甄家大宅,让顾行风见自己的父亲。可是,甄董事长却并不买顾行风的帐,他在生意场上这么多年,国内国外都有他的地盘。他看过多少的人,一眼就看出了顾行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甄董事长的心里,他未来的女婿,要有才华要有经济基础,门当户对很困难,但是要有志气,不能总想着当什么姑爷。而他顾行风,正好每一条都不符合,而且顾远还入了监狱,他更加是不会让顾行风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

但是,甄允儿断然看不下去这个场面。她不希望自己心爱的两个男人在这里火药味十足还解决不了问题。她想要和顾行风在一起,这是她的决定,即便她父亲不允许,她也要想办法让她的父亲同意。

“爸!我怀孕了!是行风的孩子!”

甄允儿这话一说出口,甄董事长就炸了!拍案而起,说甄允儿胡闹。而在一旁的顾行风漏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顾行风正愁着如何让甄允儿的父亲同意的时候,甄允儿自己挖坑往里面跳这就由不得他顾行风了。

“请您成全我们吧,至少让宝宝有名有姓!”

顾行风的意思甄董事长懂,但是顾行风这个人甄允儿的父亲是不会同意的。甄董事长告诉顾行风和甄允儿,明天陪着两个人去做一个化验,如果真的怀孕的话,那就他们甄家自己养着。如果给顾行风,这个孩子的生活一定不会好。而且绝不会让这个孩子无名无姓,跟着甄允儿姓,名字也是由甄家自己来取。

甄允儿的父亲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这个孩子可能是假的,所以一定要亲自查证才会承认。即便这个孩子真实存在,他也不会让顾行风轻易的成为甄允儿的丈夫。

“爸!您难道忍心看到我的孩子,您的外孙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嘛?”

甄允儿听到甄董事长的话哭了。她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这么决绝,难道连自己去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都没有了嘛?她就是想和顾行风在一起,这有什么错?她相信顾行风现在没有的东西将来都会有。而且,这未来的一切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行了!别再说了!允儿,爸爸都是为了你好,你相信爸爸,爸爸是不会害你的!”

顾行风见势来了一招欲擒故纵,顾行风表现得十分贴心,让甄允儿不要因为他破坏了和自己父亲之间的感情。他不想再给甄允儿添麻烦了,他要走。

甄董事长对于顾行风这种小伎俩不屑一顾,顾行风他能骗得了甄允儿却骗不了她父亲。甄董事长一声冷笑。

就是这声冷笑更是让甄允儿心寒了,在她的心目中自己的父亲向来都是稳重讲道理的,与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甄允儿要带着顾行风走,她的父亲警告甄允儿不要后悔。

“您放心,我身上流着您的血,我绝对有骨气!”

甄董事长听到甄允儿的这句话好一顿生气,气的直咳嗽。他见甄允儿拉着顾行风转身走了,便吩咐下去让家里的保镖在门口拦住甄允儿。告诉他们不用害怕弄伤甄允儿,一定要把她带回甄允儿的房间。

拉着顾行风气冲冲地走到门口的甄允儿,发现门口早已经站满了保镖,甄允儿很明白这是自己父亲的命令。她强行让保镖都让开,但是他们没有人动。

“允儿小姐,您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保镖队长劝告甄允儿老老实实跟着他们回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毕竟,甄允儿是这个跨国集团唯一的千金。虽然甄董事长下了命令说是不用顾及身份,但是还有的分寸他们还是懂的。能够不出手的时候,尽量就不出手好好谈。

可是,甄允儿怎么可能就这样乖乖听话不带着顾行风走呢?她硬是要生往外闯,可是几下子就被保镖把她和顾行风分开了。

“允儿!允儿!”

顾行风被保镖们拖拽着没有任何余力冲过去抓住甄允儿的手,只能是一直喊着甄允儿的名字然后狠狠地对保镖说让他们放手,上演了一场生离大戏。因为,至少要让甄允儿觉得自己是百分百真心的在付出。

甄允儿被另外的保镖扛回了房间,她在保镖的肩头又打又咬,保镖强忍着。因为,在关心受不受伤的前提下需要先把甄董事长的吩咐办完。

甄允儿从此以后在房间里出演了绝食抗议的戏码,她要让她父亲知道她一定要和顾行风在一起。几次甄董事长派人去甄允儿的房间里面送吃的都被赶了出来,把盘子摔到了地下。

甄董事长以为甄允儿会有自己的存粮,就没有多去理会,因为她父亲知道甄允儿是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家里面的管家去送饭的时候,发现了倒在地下的甄允儿。甄允儿脸色苍白,说不出话。管家连忙叫人把甄允儿扶起来,然后请医生来家里给甄允儿诊断。

在集团处理工作的甄董事长听到家里传来了这样的消息,他是既意外又无奈啊。他一声深深地叹息,然后宣布会议暂停择日再开,迅速地赶回了家。

“允儿!你怎么能这么傻?你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甄允儿虚弱的狠,她用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对着她的父亲说话。她告诉甄董事长,她原本以为自己的爸爸会心疼她,没有想到却狠心的不管不顾。

在一旁的管家让甄允儿不要这么对爸爸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甄董事长这是为了甄允儿好。

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有几个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这样会不心痛呢?

“身体都这样了还跟爸爸置气呢?我同意了!”

甄允儿赢了,甄董事长怎么能忍心自己的女儿这样折磨她自己的身体呢?他同意了顾行风和甄允儿的婚礼。但是,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

“但是,他顾行风净身进入我甄家,以后也一直都必须是净身。”

甄董事长知道顾行风和甄允儿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既然甄允儿一定要和顾行风在一起,他没办法阻拦,但是想从他们甄家得到一分钱都是不可能的。

甄允儿没有想那么多,她觉得顾行风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顾行风会努力做给她爸爸看的。她一口就答应了爸爸的要求,但是她也有条件。

“那行风以后创业没有资金的话,您借给他总可以吧。”

说这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是泼出去的水,这话一点儿都没有错。这甄允儿现在就知道给自己的丈夫留一条后路了,他甄董事长一声感叹啊。

甄允儿的爸爸同意可以借给顾行风资金,但是必须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的才可以,否则一切都免谈。甄董事长这也是在为自己留后路啊,如果日后顾行风翻脸不认人,他至少可以通过正规渠道去告顾行风。

甄允儿和自己的爸爸刚刚谈判完毕,顾行风就站在了甄家的门口了。是甄允儿求着管家给顾行风打得电话,身体虚弱的甄允儿最希望看到的就是顾行风。顾行风挂了电话就往甄家赶,因为这样才能展现出他的着急,这样才能展现出他到底有多么的疼惜甄允儿。

“董事长,顾先生在门外!”

保镖走到甄允儿的房间来像甄董事长汇报,听甄董事长的意思看是否要将顾行风赶走。甄允儿的父亲转脸看看躺在床上正对着他不停的点头的女儿,他无奈的告诉保镖放顾行风进来。

“是!董事长!”

保镖随即转身离开了甄允儿的房间,去到门口将顾行风请了进去。本想着甄允儿的父亲会阻拦,还决定要在甄家的门口表演一场苦情戏。这下竟然请他进去,他知道甄允儿把事情已经和她父亲谈妥了,他低头得意的一笑,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允儿!允儿!你怎么样了?”

顾行风迅速走了几步,一进甄允儿的房门他就和甄允儿的父亲对视上了。但是他没有问好,也没有闪躲,对着甄允儿就冲了过去,在甄允儿的床前,做出了一副十分紧张甄允儿的样子。毕竟,这个样子才显得他对甄允儿的关心是真实的,要是还有时间问好恐怕就展现不出自己有多么爱甄允儿了。

甄董事长看着顾行风和甄允儿两个人在交谈,他沉稳地不说话,也不咳嗽,也不离开。他就坐在甄允儿的床上看看到底这个顾行风还能演出什么来。

一阵关心过后,甄允儿示意顾行风先去跟自己的爸爸问好,并告诉他甄董事长已经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最新的小说列表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摄政王妃倾天下
识谎者之绯色较量
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
桃李灿春风
慕少的千亿狂妻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战神爹爹:团宠王妃三岁半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女配拒绝当炮灰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重生团宠小撩精
[快穿]和气运之子比金手指
薄爷,夫人她又大杀四方了!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毒妃驾到,王爷请赐教
重生成小狼狗的世子妃
亿万老公宠翻天
落河三千星
簪头凤
穿越七零之辣妈当家
嫁给权臣后的娇宠日常
荆棘毒妃:满级绿茶的恣意人生
离婚后我成了死对头的白月光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特凶档案管理员
娇妻她天天想失宠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超给力
隐婚神秘老公
一念桃花
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天降五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团宠旧宫主
大佬让我佛系人生
爹地是病娇,得宠着
农门长姐美又飒
少帅,夫人又怀孕了
远古野人霸道宠
农家医女:山里汉独宠悍媳
报告总裁,快递给您送娃了
婚宠难戒
替嫁哑妻
重生后暴躁大佬叫我小祖宗
穿书之残疾法医掀翻天下
穿书后被深情王爷PUA
兽世种田:绝色兽夫狂宠妻
薄爷,你家夫人超厉害
失忆后,我被病娇前任盯上了
我家夫人甜又野
怼遍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一出生就是太子妃
火葬场女工日记
重生八零:团宠异能娇妻
穿书九零我成了五个反派的后妈
五宝天降:团宠妈咪不好惹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
你害我爱情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