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配合的分寸要刚刚好

文 / 熙哥
本章字数:5366 总裁别太坏txt下载

薛乔果然正中了顾之辰的意,张口质问顾之辰有什么可笑的,让顾之辰严肃点。

顾之辰开心是因为他证明了自己在薛乔的心里不是可以随意推来推去的,如果一个女人肯去和另一个男人共享自己的老公那么她不是不爱就是真的精神失常了。

“我可是都是按照某一个叫薛乔的娱乐记者的要求在做。”

顾之辰开启了飞刀模式,不断地把自己从薛乔那里得到的刀子飞回去,刀刀扎心。

薛乔说不过顾之辰,被顾之辰把自己本想说的话堵在嗓子眼里,久久不能往外吐。她说不过就开启了无赖模式。

“总之,就是你的不对!你作为一个女人的未婚夫应该学会检点自己的行为!”

刚刚不是还说要和顾之辰把关系解除嘛?这女人啊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说一套,心里想的永远是另一套。

“那有些女人明明是这个男人的未婚妻还让自己的男人去和别的女人制造绯闻,你说这个女人该怎么处理?”

薛乔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她语塞了。她才反应过来,顾之辰这是故意的,他是为了报复薛乔。

她薛乔绝不是认输的人,明知自己不是顾之辰的对手还是在心底里暗暗地骂了顾之几句。

“你欺负我!我生气了!”

薛乔推开了顾之辰气冲冲地向着回公司的路走去,

顾之辰的眼里,这个样子的薛乔实在是可爱极了。从不生闷气,直接说出来,等着顾之辰去哄他。这不也是撒娇的一种方式嘛?

顾之辰跟在薛乔的身后,不停地叫薛乔回头看看他。薛乔不回头,一直向前走。薛乔以为顾之辰叫几声就会冲上去,可是没想到的是顾之辰没有声音了,脚步声好像也越来越微弱。

薛乔着急了,这顾之辰又耍的什么把戏?生气转身走了?不会是出意外了吧,就像是偶像剧里的剧情一样。薛乔这个脑洞也是开的够大的,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想了那么多可能性,竟然连意外都想到了。

薛乔的心里也绝不是想想而已,脑子里瞬间就闪现出了顾之辰躺在道路上的画面,她不敢再继续跟着自己的思路走下去,薛乔赶紧转身看看顾之辰到底怎么了。

顾之辰就站在离薛乔几步远的地方,等待着薛乔回头的那一刻。

薛乔一转身,顾之辰就举起了自己的两只手放在下巴两侧,做成了一个花朵的样子,朝着薛乔不断地放电。

薛乔简直是要被站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玩坏了,她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哈哈大笑。但是她对于眼前的这个画面忍不住,她不由自主的就噗嗤笑了起来。

“神经病!”

薛乔把自己的头扭向了一侧,抬手抹着眼角的眼泪。她太紧张顾之辰了,她怕顾之辰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看到顾之辰对她做这个动作的那一刻,她激动了。本来紧张地情绪与之混合化作了湿润眼眶的泪水。

“这是怎么了?别哭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故意气你了!”

顾之辰看到薛乔在擦拭自己的眼泪,赶忙走上前去,低下头把脸凑近薛乔看个清楚。确认薛乔真的哭了,他的心立即就揪了起来。他真是混蛋,怎么就把薛乔惹哭了呢?他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样子,顾之辰的话语里满是心疼。

顾之辰把薛乔的脸摆正,自己用手把薛乔脸颊上的眼泪轻轻擦掉。

“这次没有骂我是臭流氓啊!”

薛乔噗嗤笑了,这个顾之辰总是能很好的戳中薛乔的笑点。薛乔当时脑海里就是这个词,她就脱口而出了,她可能想那么多。

“那看来以后我需要适应我的新名字了!”

薛乔撅着小嘴,看了一眼顾之辰,两个人有默契的都笑了。薛乔握起拳头,一拳拳的锤在顾之辰的胸膛。顾之辰顺势抓住了薛乔的手臂,放到自己的身后,紧紧地抱着薛乔给薛乔道歉。

“乔乔,我错了!”

虽然只有五个字,但是包含了他顾之辰的所有心疼和愧疚。在顾之辰的心里,他的终极目标当中可是有不许让薛乔流眼泪这一条啊。

薛乔告诉顾之辰道歉她接受,但是她哭是因为听到顾之辰没有声音了以为他顾之辰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吓自己吓哭了。

什么?这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但是顾之辰感受到了薛乔心底深处对对顾之辰的珍惜和依赖。她舍不得顾之辰离开。只是,这二次元的脑袋是怎么长得?平时怎么没有看出来薛乔的脑洞这么大呢?

“乔乔,你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

可恶!按照两个人刚刚的剧情应该是年度感人大戏才对啊,顾之辰这么一说两人瞬间进入了平日的斗嘴的模式。不得不让人感叹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啊。

又是一个周的开始,薛乔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又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有哪些新闻可以跟进,思考着有哪个明星有爆点可以去挖掘。

“喝杯水吧!”

李信看到在自己隔壁愁眉苦脸的薛乔,默默地走到了茶水间给薛乔接了一杯温水放到薛乔的面前。

“谢谢师傅!”

薛乔努了努嘴,问李信为什么会这么难。她没想到做娱乐记者也是脑力活,这完全偏离了她对娱乐记者的想象。

“所以说啊,什么事情都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往往啊,都是人们的一种惯性,一种没有客观感受的普遍印象。”

李信滔滔不绝的讲起了大道理,可是薛乔这个时候对李信进行求救了不是想听李信给她来讲这些大道理的,薛乔只是想让自己的师傅对她这个徒弟在选择目标上面指点一二。

“你别急啊,我这不是还没开始说呢嘛!”李信端起了自己的咖啡杯,一直胳膊靠在薛乔办公桌的隔断上面,只告诉了薛乔一句话。

“最近有一个商界和娱乐圈合作的公益晚会!”

薛乔顿悟,晚会上那么多的明星和商业大咖,那岂不是会有很多的新闻点。薛乔较忙对李信道谢。

“谢谢就不必了,谁让我是你师傅呢。但是,又多欠了一顿饭啊!”

师傅这句话是冷笑话嘛?是该笑还是不该笑呢?薛乔不太懂李信说这话的点应该怎么get。她不如还是保持沉默就好了。

“怎么愣住了?

薛乔想的出神,她不知道到底是要请吃饭还是不要。她虽然不差这个钱,但是她的确是没有和李信达成那种,他一说话薛乔就秒懂的默契。

薛乔尴尬的笑了两声,告诉李信没事。李信感觉到薛乔没有懂他的点,便跟薛乔解释了一下是开玩笑的。

李信之所以会这么尴尬,还不是希望可以在薛乔面前做一个有趣的人。李信其实早就见过薛乔,在顾之辰他们集团的项目投资会议上面。

李信其实真实的什么是傅家地产的董事。对,就是顾之辰之前让林诚打电话联系给他和薛乔在新的楼盘中留出一栋别墅的那家房地产集团。那是李信舅舅的企业,因为舅舅家都是女孩,近水楼台先得月,李信从小就被以总裁继承人的身份培养着。

顾之辰和李信是老交情了,两家企业经常合作,一来二去顾之辰和李信也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

有一次顾之辰的纪玉集团投资了傅氏地产的开发项目,李信作为项目负责人随顾之辰参与了纪玉集团的会议。顾之辰的电话不断的响着,打开手机的界面就是薛乔的照片。李信当时就被这张精致的脸吸引了。通过顾之辰的介绍才知道那是顾之辰的未婚妻——薛乔。

所以,薛乔随着人事部的员工踏入他们部门的那一刻,李信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曾经顾之辰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女人。

也是那一刻,李信很确定他对这个女人动心了。既然顾之辰和薛乔只是契约关系,即便顾之辰的屏保是薛乔那又怎样?他也要尝试着去让这女人对自己感兴趣。

李信做到了,薛乔第一天见他的时候就对他产生了兴趣,只不过这个兴趣非李信心中的兴趣。薛乔是对李信满怀好奇而已。

李信这样一个有故事的成熟男人,比本来就比薛乔大的顾之辰还要大上几岁。他相信自己完全可以保护好薛乔。

李信让薛乔跟着他去公益晚会,他会带着薛乔去做任务,毕竟薛乔来公司的时间还不够久,这是她参加的第一场大型晚会。先不说李信对薛乔的感情,只是因为李信是薛乔的师傅,那么李信绝对应该带好薛乔,做好入门的教学。

李信说的话和薛乔想到了一起,这么大型的晚会薛乔固然是不敢自己去的,她怕自己毛手毛脚的搞砸了,而且师傅就是需要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真是太好了师傅!这样我就放心了!我真的好害怕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在这种场合犯错,可能到时候就被请出公司了!”

李信让薛乔不必担心,到时候直接跟着自己身后听指挥就可以了。薛乔终于如释重负,有人帮忙肯定不会差的。

薛乔回到家里在吃晚饭的时候和顾之辰说了自己周五的安排,她很骄傲的告诉顾之辰她要去大型晚会进行采访了。

可是薛乔忘记了这个晚会还有商界的成功人士,而他顾之辰可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人物。

“是嘛!我也要去!我走正门,这次你还走停车场?”

顾之辰这是翻着旧帐不放下了啊,怎么又吗停车场的事情调侃她?再说了,停车场可是顾之辰告诉薛乔需要蹲的位置。

“我们娱乐记者也是正大光明的走进去,这是采访现场,又不是偷东西,你别说的我们娱乐记者好像很猥琐一样好吧!”

薛乔嘴里嚼着米饭,一脸嫌弃地看着顾之辰,直到顾之辰的眼神和自己的对上。

这都“我们娱乐记者”,“我们娱乐记者”的叫上了,看来薛乔进入角色挺快嘛?难道忘了自己当初好像被抽筋扒皮般的样子了?顾之辰看来是白担心了。

“那当然了!这叫干一行爱一行!虽然我还是没有特别喜欢,但是这毕竟已经是我的职业了,我为什么不去开开心心的做?”

薛乔的客观积极是顾之辰永远都爱的特质,她总是充满活力,充满正能量的去做事情。满满的热情每次都感染着顾之辰。

“那周五我们不能一起吃晚饭了!”

薛乔撇了撇嘴巴,遗憾好像又有一些懊恼。她不想因为一些外在的原因不能完成每天一起吃晚饭的计划,他们一直都在实施的计划。

顾之辰当然是就算破除万难都要和薛乔一起吃晚饭的,他不想让薛乔失望。他告诉薛乔,他会早早退场,去给薛乔买她最爱吃的东西,然后在外面等着薛乔出来。

薛乔为有这样一个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的未婚夫感到幸福,她薛乔不知道是用了积攒了多少年的运气才会碰到一个顾之辰。她感恩生活给她的一切,可如果薛乔恢复了记忆她还会如此的感恩嘛?答案在除了薛乔的每一个人的心里。只是薛乔没有恢复,那么就这样随遇而安就好。

“妈!那周五只能委屈你自己独自吃晚饭了!”

一向孝顺的薛乔怎么可能忘了这个干妈呢?她转向正在收拾厨房的管家阿姨,很愧疚地对她说。

管家阿姨这五年来被薛乔和顾之辰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只是一个管家而已,她断是不敢用委屈这种词汇。薛乔这么对她说,她何德何能呢?

“没事!我一个人不用听你俩斗嘴,我吃的还舒服!”

管家阿姨话音刚落,顾之辰和薛乔都笑了。被这么明着指出来,两个人还真的有些不太好意思。

周五,晚上八点,正是电视节目的黄金档的时间。顾之辰的车停在了公益晚会会场外的红毯上,照例走在红毯上让各位到场的记者拍照。

顾之辰一下车就环顾了一下看到了薛乔所在的位置,他走到薛乔的面前时故意多停留了一会儿。薛乔较忙把压在下巴的口罩拉了上去。

这个场合,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多镜头摆在那里,顾之辰这么做很容易引起大家对薛乔的注意。即便是注意到也没关系,可是她薛乔今天纯素颜没化妆,没有穿漂亮的衣服,就是单纯的来干活的。她可不想丢人,丢自己的更丢顾之辰的。

顾之辰走后,薛乔心有余悸,一直没敢把口罩还下来,生怕突然有人把她认出。

电话突然响了,薛乔接听了老主编打来的电话。老主编知道她和师傅出活动,她还在公司等着发回的报道实时发出么。所以这个时间打来电话,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你们今天拍摄的都是和其他家的媒体一样的,根本没有什么不同。我需要的是出奇制胜的话题,我要的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薛乔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有什么指示,老主编就连珠炮一样把话讲完了扣了电话。这么没有礼貌,不就是仗着自己官大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吧,她身为老主编,她官儿大,她就是了不起,这就是让人无奈的现实。但是,这种晚会的媒体报道不都是千篇一律嘛?就会难为实习生!都不敢把电话打给李信这种老员工。活生生的压榨!

“师傅,老主编打电话过来说她要不一样的新闻点。”

李信笑笑告诉薛乔,这是新人的必经之路。他之前在实习期间的时候,和自己的师傅出去也是被打电话说差不多的话。

原来是每个人都会经历啊,那她薛乔放心了。如果老主编只是针对他一个人那么事情就难办喽。真是谢天谢地!

“那师傅你是怎么找到新闻点的?”

既然李信也是从这个时候坚挺地走过来的,那他一定知道什么制胜法宝。薛乔较忙向李信取取经,自己至少可以知道要从哪里入手。

而李信告诉她,想要和别家媒体不一样的新闻,那他们就得去和别家媒体不一样的地方。例如,后台、停车场、明星助理所在的地方

停车场?她抬手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顾之辰应该已经出去了。哼哼,山人自有妙计。薛乔那邪恶的小翅膀又长了出来。

“喂,之辰!你现在在哪里啊?”

薛乔偷偷走到各家媒体的最后悄悄地给顾之辰打这个电话。

顾之辰一阵不祥的预感穿入自己的心里。这个时间做乔给他打电话问在哪里,薛乔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那能有什么事情呢?娱乐新闻!顾之辰瞬间恍然大悟。没错,绝对是娱乐新闻!否则薛乔没有什么理由需要问他在哪里,因为早就说好在哪里见面了。

“怎么了,乔乔?”

顾之辰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希望有什么转机可以出现。可是,薛乔毫不掩饰的直奔话题。她告诉顾之辰此时出她需要顾之辰的帮助,帮助她制造绯闻!

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死不够强烈啊,薛乔还敢再让顾之辰去做这种事情。顾之辰绝对不怕去配合,这么紧急,顾之辰也不敢多朝着薛乔发牢骚。先救自己的女人于水火之中才最重要。只是他怕自己的因吃醋而生气!

“那这次说好了,无论怎么样都不许生气!”

无论怎么样?他顾之辰是还想做到多么过分啊?薛乔警告顾之辰要在演戏配合她的同时,也多注意点分寸。很明显,薛乔这是警告,由不得顾之辰反抗。

“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顾之辰详细询问了薛乔的任务,但是具体的行为还是需要顾之辰自己思考自己找借口去与女明星有接触。

顾之辰思考了片刻,让薛乔去晚会会场的入口等着。然后自己开车去了附近一家咖啡店。在开车返回的途中顾之辰带上了蓝牙耳机拨通了当红女明星蕴柔的电话。

“喂!您好!我是纪玉集团的顾之辰,麻烦让蕴柔接一下电话!”

接通电话的是蕴柔的助理,顾之辰让助理把手机递给蕴柔。蕴柔接听以后,顾之辰告诉她,刚刚为蕴柔还有一起谈话的几个人买了咖啡,需要蕴柔出来帮忙拿一下。

“顾总啊,您不是刚刚说有事情需要提前退场的嘛?”

蕴柔明明听到顾之辰有急事需要早退,现在突然回来也是让人奇怪,所以免不了要问问。

顾之辰考虑到大家过后会很累,为大家准备了咖啡,然后再返回去做自己的事情。蕴柔没有觉得这个理由牵强,她被这个听上去特别暖心的男人暖到了心坎。她没想那么多就按照顾之辰的意思来到了会场的入口处。

“顾总!这里!”

顾之辰从入口进入后一直在找蕴柔在哪里,蕴柔这个当红女艺人因为高跟鞋的原因,找到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怕顾之辰看不到她,她不停地盯着入口处看,这样能第一时间叫住顾之辰。

“不好意思啊,蕴柔,麻烦你来跑一趟!”

蕴柔既然踩着高跟鞋走过来,也没有什么麻不麻烦之说。毕竟,顾之辰也是好心为了大家。

顾之辰也坐下,拿了一杯雪顶咖啡给了蕴柔,让她先尝尝。

蕴柔一口下去,略微的雪顶跑到了蕴柔的嘴巴上面。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省得顾之辰刻意。顾之辰原本是想着蕴柔喝几口他假装不小心碰到,然后帮蕴柔擦衣服呢。现在看来,老天都在帮他。

顾之辰让蕴柔别动,他拿出了纸巾在蕴柔的嘴脸和嘴唇上轻轻擦拭。薛乔连忙把这个画面留了下来。这个镜头已经足够让薛乔的新闻与别家媒体不一样了。她的顾之辰先生可是帮了她的大忙了。

薛乔把前线拍摄的照片发送给了老主编,老主编看到之后把薛乔表扬的都要找不着北了。

“我想要的新闻你已经拍到了,可以提前下班了。跟你师傅也说一下!”

老主编也不是毫无人道,她只是想自己的手下可以做好自己手头的工作。做好了当然无需加班,做不好返工那是自己的缘故也怨不得她。

“喂!师傅!老主编说下班了!因为我刚刚把照片发给老主编,她还把我表扬了一通!”

李信听到以后很为薛乔开心,他拿出前辈的姿态来给予薛乔肯定。李信询问薛乔要不要一起走,薛乔当然要拒绝,她还要和他的顾之辰一起共进晚餐呢。

“不了师傅,我还有点事情,你先走吧!”

虽然李信比薛乔年龄大不少,但是李信可是没怎么谈过恋爱的。李信在约女人这方面比较木讷,不是很精通,又碰上薛乔真的要去赴她和未婚夫的约,当然无法成功,而且必定失败!

薛乔走出了会场,顾之辰的车在外面已经等候多时了。薛乔看到那辆熟悉的豪车,直奔车子走过去。拉开车门做到了汽车的后座上,因为副驾驶会被别人发现是薛乔,她这样一面无法示人。顾之辰看薛乔做到了后面,便也下车换到了后排座椅上。顾之辰拿出为薛乔买好的她最爱吃的煎包。

“来,赶紧趁热吃,买来有一段时间了,很快就要凉了!”

顾之辰撑开塑料袋子,拿出了一个个包装盒为薛乔打开。薛乔两只眼睛都直放光,不知道的还以为薛乔在家里的时候顾之辰不给她饭吃呢。

“你这个样子,还好意思说胡欣欣!你也是彻彻底底的吃货!眼睛都直勾勾的了!”

顾之辰模仿者东北口音,调侃着薛乔。薛乔才不以为然呢,她只要吃的,这些都是次要的。顾之辰放下筷子,打开为薛乔买的热乎的奶茶,递给眼前正在狼吞虎咽的女人。薛乔自从被顾行风灌了大量安眠药以后,就落下了胃病。但凡出去吃饭,顾之辰一定会为薛乔点热饮,尽量避免薛乔的胃再受刺激。

“谢谢!爱你!”

薛乔鼓着腮帮子,对着顾之辰眨眨眼睛,表达自己的爱意。当然,也只有薛乔吃到自己的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或者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她才会轻易得对顾之辰说爱这个字。通常,都是用打骂来代替。

但是顾之辰也并不贪心,这样子的关系比起薛乔失忆之前,已经是天壤之别了。顾之辰很懂得知足,现在的薛乔就足够顾之辰疼一辈子了。

“对了!刚刚提出表扬,没有太过分!小小的暧昧够我交新闻了!”

顾之辰没有提这件事情,而薛乔却主动提了起来。这次的顾之辰把事情做到了她心坎里,界限分明,却还有暧昧的动作,做的十分到位。

顾之辰对这突如其来的表扬有些错愕,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表扬的好吧,这话里话外都听着不太好听。眼前的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心眼和花花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事情都可以用来表扬,也是没有谁了。

最新的小说列表
总裁爹地要追妻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夫人是京城一霸
她切回满级大号了
九零福妻多财多亿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摄政王妃倾天下
识谎者之绯色较量
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
桃李灿春风
慕少的千亿狂妻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战神爹爹:团宠王妃三岁半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女配拒绝当炮灰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重生团宠小撩精
[快穿]和气运之子比金手指
薄爷,夫人她又大杀四方了!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毒妃驾到,王爷请赐教
重生成小狼狗的世子妃
亿万老公宠翻天
落河三千星
簪头凤
穿越七零之辣妈当家
嫁给权臣后的娇宠日常
荆棘毒妃:满级绿茶的恣意人生
离婚后我成了死对头的白月光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特凶档案管理员
娇妻她天天想失宠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超给力
隐婚神秘老公
一念桃花
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天降五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团宠旧宫主
大佬让我佛系人生
爹地是病娇,得宠着
农门长姐美又飒
少帅,夫人又怀孕了
远古野人霸道宠
农家医女:山里汉独宠悍媳
报告总裁,快递给您送娃了
婚宠难戒
替嫁哑妻
重生后暴躁大佬叫我小祖宗
穿书之残疾法医掀翻天下
穿书后被深情王爷PUA
兽世种田:绝色兽夫狂宠妻
薄爷,你家夫人超厉害
失忆后,我被病娇前任盯上了
我家夫人甜又野
怼遍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一出生就是太子妃
火葬场女工日记